七乐彩走势图近二百期 ?

 > 我們的工作 > 項目故事 > 農業與扶貧政策

“古棗蛋蛋”如何掙“錢串串”—— 樂施會千年古棗樹下的扶貧新探索
分享到:0

坐落在陜西省榆林市佳縣東北部的泥河溝村三面環山,村口幾丈外黃河水緩緩地流過。這座古樸靜謐的村莊有著西北農村的傳統樣貌,村子掩映在茂密蔥郁的棗樹林中,留在村中的村民常年在地里勞作。每到黃昏將近,依山而建的窯洞升起淡淡炊煙。村落擁有一片36畝的古棗園,生長著1100余株古棗樹,樹齡最長者有1300多年。



綠樹掩映的泥河溝村有著古樸秀麗的景致


然而風光秀美的泥河溝村卻是中國陜西省榆林市佳縣的重點扶貧救濟對象,由于當地生態脆弱、資源匱乏、村民生計方式單一,村莊長期處于貧困狀態。同許多中國鄉村類似,泥河溝村的年輕人為生計所迫而逃離鄉村,老年人守在家中,村子缺乏生機。目前常年在村人口為158人(全村213戶806人),是泥河溝村900畝耕地和1000畝棗林耕種的主力軍,而其中111位已是年逾花甲。


窮山村抱上了“金娃娃”

2014年4月,泥河溝村被聯合國糧農組織列入“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保護試點。同年11月,這個偏僻的陜北農村又被納入“中國傳統村落保護名錄”。這些榮譽令曾經默默無聞的泥河溝村有了名氣, 但對于如何利用“高大上”的稱號來促進村莊的發展,當地政府和村民有點摸不著頭腦。

 

村里人最熟悉的古棗林突然成為陌生的“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這種轉變對村莊的發展到底意味著什么,大家都有各自的想象。


村民們想著自己的錢袋子能不能鼓一點,生活會不會好一些;當地政府想著古棗林能不能成為村莊發展的活招牌,成為盤活地方經濟的獨門法寶;關注農業文化遺產的機構和個人也在思考如何保護、傳承、發展這個目前中國境內唯一的以村為單位的“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地”。



村民們仔細研究著掛在棗園中的村莊規劃圖

 

樂施會正是其中一員,希望在泥河溝村探索一條從農業遺產保護角度促進社區綜合減貧發展的路徑。

 

從2015年開始,樂施會與中國農業大學農業文化遺產研究團隊密切合作,支持伙伴在泥河溝村開展以深度訪談為主要手法的人類學田野調查和村民的參與式行動研究。在此基礎上,還協助泥河溝村建立“老人愛鄉協會”和“棗鄉青年協會”,制定社區組織參與農業文化遺產保護和社區活動的計劃。


2016年7月15-20日,樂施會支持“泥河溝大講堂”、“村民聯歡會”以及多項村民共建活動,幫助村民更深刻地認識農業文化遺產資源對他們生活的意義和價值,以及農業文化遺產傳承、利用和保護的方法。通過座談會、共建活動、晚會等多個平臺喚起村民對家鄉的情感和認同,激發社區組織活力。


這些努力都將促進村民凝聚力的回歸,這正是鄉村發展的內生性動力。


忽憶故鄉樹,棗花色正新

從2015年1月起開始,在樂施會的支持下,中國農業大學農業文化遺產研究團隊多次在泥河溝村開展村民訪談、村落調研等活動。

 

團隊從搜集老照片、老物件入手,通過記錄口述史的方法,采寫了在鄉村里生活的父一輩、子一輩的故事,村莊的塵封往事逐漸得以呈現。在他們的回憶中,村口的黃河既帶來過災害,也讓村民們享用過水運之便,貫穿村莊的水利工程和護佑棗林的攔河大壩也都留下過村里父一輩的淚水與汗水。

 

7月15日晚, 中國農業大學農業文化遺產研究團隊負責人孫慶忠教授在 “泥河溝大講堂”上把這些古老的故事再次講給村民,與村民共同找回村落記憶。



孫慶忠教授以“說說咱們的泥河溝”為題開講第一課,

向村民展示了前期調研時發現的能夠展現泥河溝歷史的“寶貝們”


老物件和老故事喚起了村民們尤其是村子中年輕人對家鄉的情感和對鄉村日常生活的向往,對鄉村續存的價值有了更深的認識。這些都將推動村民們主動參與鄉村的保護行動,最終成為農業文化的守望者和傳承者。


“泥河溝大講堂”由樂施會支持,第一期在2016年7月15-20日的佳縣“古棗園文化節”期間每晚開講,各領域專家與村民在此平臺上充分互動溝通。

 

講堂上,學者、建筑師、規劃師等各個領域專家從生計發展、建筑、農業多個角度講述如何保護村莊的農業文化遺產,如何發展村莊的經濟以幫助村民脫貧致富。村民們也現場提問甚至質疑,充分與這些外來專家們交流討論。泥河溝冬季大講堂預計于2017年1月舉行,各方專家將再聚泥河溝,繼續與村民溝通交流,與村民們共同討論在村莊發展和農業文化遺產保護中遇到的最新問題。


在近兩年的項目歷程中,村民們對自己鄉土文化的興趣、信心和自豪感日漸復興。在村民聯歡會等場合中,村里的婦女們積極行動起來,剪窗花、做面塑等生活中久已消失的本土文化重新鮮活起來,也照亮了黃土高坡上村莊的日子。

 

7月20日晚,村民聯歡會將村民共建活動推到高潮,整場晚會由村民自編、自導、自演,熱熱鬧鬧的文化活動重新凝聚起村民對鄉村文化的認同和熱愛。許多在村子外工作生活的游子們專門回村參加活動,還有很多周邊地區的人也專程跑來泥河溝村看表演。

 

在樂施會的支持和合作伙伴的推動下,村里成立了自組織“老人愛鄉協會”和“棗鄉青年協會”,在聯歡晚會的籌備過程中,這兩個自組織發揮了骨干作用。

 


聯歡會全場高潮迭起,精彩紛呈,村民們笑聲連連

 

“棗鄉青年協會”旨在幫助泥河溝外出打工的年輕群體通過網絡、微信等平臺互相溝通、交流,一起為村莊發展出謀劃策。很多年輕人雖然不在泥河溝村生活,但通過“棗鄉青年協會”這個平臺,依然能夠積極參與村莊公共事務的討論,村民聯歡會的很多精彩節目就是在微信群里討論產生的。平日里,“老人愛鄉協會”也組織在村的老年人一起唱歌、扭秧歌,豐富文化生活,他們還為聯歡晚會奉上了壓軸的大合唱表演。

 

武謹是“棗鄉青年協會”的骨干,同泥河溝村大部分年輕人不同,她一畢業就回來參與村子的大小事物,還在村子中的幼兒園當過一段時間老師。 她說:“‘棗鄉青年協會’的微信群很活躍,很多年輕人都會在群中討論村子的事情,從討論的字里行間能看到村子里年輕人的改變。之前有人來村里航拍村子的景色,后來有一張航拍的照片發到了群里,一眼看過去都是各家在窯洞上私搭的彩鋼板,大家都說這樣的村景不好看。以前就不會有人這樣說,大家也意識不到。”

 

賣好“棗蛋蛋”,共掙“錢串串”

泥河溝地處國家14 個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之一的呂梁山區之內,因為氣候、土地條件等原因,紅棗是村子唯一能大面積種植的經濟作物。作為“鐵桿莊稼”的紅棗也是泥河溝的主要生計來源,在佳縣就有“棗蛋蛋就是錢串串”的說法。由于目前紅棗市場價格低迷,銷路匱乏,去年收購價甚至跌至2毛錢一斤,當地人無法靠紅棗實現脫貧致富 。

 

村民是村莊保護和發展的真正主人。在佳縣文化節期間,樂施會與伙伴多次召開村民座談會。村民、當地官員和關注泥河溝發展與農業文化遺產保護的學者、設計師、志愿者等一同坐下來,共同討論泥河溝農業文化遺產保護及村莊發展的規劃。如何把紅棗賣個好價錢,如何通過合作社的方式保證未來泥河溝的可持續發展,從而能夠讓全體村民共同參與、惠益共享等等這些都是交流中最被關注的問題。

 

與泥河溝村民、合作伙伴的攜手同行才剛剛起步。目前,在樂施會支持下,村民們正在商量選誰去山西、江蘇等地考察合作社發展,盡快拓寬視野,制定泥河溝自己的合作社發展計劃。樂施會和合作伙伴也將在各方充分參與的基礎上,與泥河溝村民細致協商制定更詳盡的未來行動計劃。

返回頁首
七乐彩走势图近二百期 黑龙江时时群 广西福彩双采現场开奖结果 杏官方网新时时 排列三组选399 新时时彩个位最大遗漏 大乐透机选360投注 北京时时是官方的吗 五分赛车彩票下载 让胜和胜是同一个结果吗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